「老師,醒醒,醒醒。」耳邊一直有個聲音叫喚著,因為很靠近的關係,所以吐氣的風,讓耳朵很癢,隱隱約約還有一絲香氣飄到鼻前。

我用手搔了搔發癢的鼻子後打算繼續睡去,不過對方不放棄的,用著更大的聲音喊著:「老師,起來了,你阻礙到宋老師上課了。」這次還用手拉著我的手,我只好拖著疲憊的身體坐起。 

睜開眼睛,旁邊站著兩名女孩子,一臉不滿看著我的

有著一頭水藍色的波浪長髮,就算是西方國家也很少見,更別提是在臺灣,稚嫩的紅唇,在那張俏麗臉龐上,一點也不顯得突兀,只是嘴角有著若有似無的嘲笑。

「老師......您醒了嗎?」在她身旁還有一名頂著俏麗短髮的女孩子,水汪汪的大眼讓人不去疼愛,怯懦懦的抓著水藍色長髮女孩的手臂,但不管是誰,第一眼反倒會看到的是,那非常豐滿的上圍,此刻因為靠在手臂上,因而壓的變形,特別吸引目光。

似乎感受到我睜開眼後的第一道目光,留著短髮的女孩子把自己的位置,往長髮的女孩子身後移了移。

而長髮的女孩子則是往前又站了一點,恰好只讓短髮的女孩子,只露出一顆頭而已。

看向旁邊站著的,是自己在這學校,能夠稱的上好友的另一名教師──宋道一。

宋道一是學校很知名的劍術教師,經常穿著灰色的休閒服裝,但個性卻很陽光,很受學生喜愛,和自己孑然不同。

看了一下手上很老式的齒輪手錶說:「抱歉,睡過頭了。」

宋道一搖搖頭回:「沒關係,也才過了幾秒而已,另外,校長讓你過去一趟。」

用手在臉上用力的揉了幾下,將還黏在臉上的瞌睡蟲揉散後,道了謝後離開,那女孩不悅的眼神,就當作沒看到。

走到教室外,看著筆直的走廊,整個學院都是歐式風格的設計,走在走廊上,有著與東方不相容的味道在。

忘記自我介紹,我姓伍,伍東風,據說是因為父親太喜歡古代三國故事中,有一段諸葛丞相借東風的故事,因而將我的名字取作東風,而伍就是取作諧音武,希望我也能像當時的三國將領,叱吒風雲。

想當然而的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,如果可以,我只想整天窩在世界的角落,做個在文字上跳著各式舞姿的專業作家,儘管這份理想是在出社會後才決定的,但我還是覺得那份工作,不論是工作環境,還是態度,都非常符合我的要求,只不過現在這個世界,也用不太到了。

2015年時,世界突然一個巨大的改變,魔法,變成了現實中存在的東西,要怎麼解釋這個過程呢,就我自己的解釋,就是壞的外星人,追逐其他的好外星人來到地球,結果好的外星人給了我們武器,要我們善後,之後拍拍屁股從我們眼前消失,而那武器就叫做魔法。

說真的,我相信全世界絕大多數的人,跟我一樣,除了罵髒話之外,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詞來闡述自己的心聲,真的是莫名其妙被迫加入其他外星人的戰爭,還沒辦法拒絕,因為壞的外星人一來就是攻擊,想說的話早在第一秒,連著身體,一起變成灰塵。

而且一個月就要來個一次,這不跟女孩子的某個重要節日一樣嗎,當然我上次把這想法說出來的時候,可是被必殺眼神捅個千瘡百孔的,之後,我這想法就只能放在心裡,偶爾拿出來和宋道一一起品嘗了。

對了,現在是2073年,已經這樣度過了58年,但我可以說,我現在也不過是27歲而已,最多不超過29歲,至於會有這個落差呢,這中間發生了很多事,如果有機會再說吧,我得先面對眼前的......小蘿莉。

眼前的小蘿莉,是這個學院──凱達格蘭對魔法學院的校長,同時也算是我目前的監視者──愛爾莎‧伊芙麗特,雖然不是台灣人,卻能講著很流利的中文,而且是台灣腔,每次都穿著古典式的蘿莉塔服裝,不同其他的蘿莉塔服裝,古典式的,走的風格偏成熟,而且沒有很多蕾絲邊。

「東風。」

「嗨,校長。」

「你又被投訴了。」

「真的嗎?那請把我開除了吧。」

剛說完,我便快速的將手抬起,然後接住被扔來的文件夾。

「我知道我錯了,對不起。」

「這句話說太慢了。」以前這樣道歉都有用的,但這次愛爾莎似乎心情很差。

兩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,雙方都不願先開口的看著對方,我是如果對方不開口,我情願就這麼等著的個性。

可是這種尷尬的氣氛我相當不能適應,所以我做了決定,毫不猶豫轉頭往門口走去,但就在手即將要碰到門把的前一刻,周遭溫度瞬間下降,門把上突然結出薄薄的冰層。

「你確定要這樣就走了嗎?」愛爾莎不容拒絕的聲音,從身後傳來。

我轉身看著喝著熱茶,悠閒的她說:「我說啊,如果妳真要我做什麼,就直說吧,總是這樣,好玩嗎?」

「你這樣的態度讓我很心寒。」

「真抱歉,那就請你多喝點茶,暖暖心。」

愛爾莎放下茶杯後,嘆了一口氣後說:「從你醒來過後,就一直是我在照顧你,你不覺得應該跟我更親近一點嗎?」

「真抱歉,我想再怎麼樣,我們都不可能親近任何一點的,愛爾莎校長。」儘管我說的很淡然,臉上也只是帶著微微的一笑,但是心中其實很忐忑不安,很怕害下一秒周遭又開始結冰。

前面所說的魔法,其實在現實之中,是一種病毒,這病毒透過當年那些外星人留下的APP傳染給人的,這病毒對人是沒有危害的,是一種挑選是否適合魔法的工具,一旦適合,並會在胸口的位置出現一串不知文字所寫的,我們稱之為程式碼的文字,然後那個人,便會擁有一種魔法,是的,一種,只有一種,不會多更不會少,就只有一種,所以魔法的全名應該是,固式魔法,固定形式的魔法。
 
而學院要教導的,便是透過大量的紀錄、對照,教導學生程式碼的組成,以及程式碼的屬性、個性,以此來找出自己魔法的真正形式,越複雜的魔法,程式碼便越難解讀。

愛爾莎的固式魔法,到現在我還是不曉得是什麼,到底是冰凍,還是降溫,我還是沒能確切的分辨出來,但我知道的是,愛爾莎很強,強到能夠不傷害任何人的施展著自己的魔法,這也是愛爾莎為什麼能夠就任,全世界只有十一所,特別培養擁有魔法的學生的學校的校長。

「我真的不曉得你到底對我哪裡不滿?我提供了你一切,但你還是不滿。」愛爾莎無奈的問著,這不曉得已經是第幾次提出的問題。

而我的回答依舊是:「真抱歉,我只是對這世界上的所有都感到不滿。」是的,答案就是這麼簡單。

2015年那年跨年,我哪裡都沒去,我待在家裡和我父母度過跨年,沒有女朋友、沒有去參與任何跨年活動,一個完全宅男個性的我,在家和父母看著電視機前出現的各種如同世界末日的畫面,我還記得我爸哭著安慰我和我母親,但其實他才是最激動的。

跨年之後,什麼都沒發生,只是確定了外星人,如此而已,而且還能互相溝通。

熬夜看著各種報導後,原本以為生活就能回到正常,只是證實了外星人的存在,結果,誰知道,只不過睡了一個小覺而已,再醒來的時候,世界各地開啟的戰爭,只要有我所謂的好外星人墜落的地方,便會有壞的外星人墜落,戰爭竟然就這麼一覺醒來開打了。

一開始的我,就跟著父母,前往當時叫做新北市政府宣導的避難之地,因為東方其中一個戰爭的中心,竟然是台灣的總統府,我笑了,當時的政壇,很多人希望能夠遷總統府,此刻不遷都沒辦法,因為那邊已經變成戰場了。

接著神奇的APP出現在手機中,所有的人都接到了安裝通知,我的手機畫面上出現四個字「開始測定」,之後,我竟然就這樣昏過去了。

這還不是最不幸的,最不幸的是,我醒來之後,一切都變了,時間過了57年,57年啊,我連我父母的墳墓在哪都不知道,他們到底最後有沒有躲過災難,人到哪去了,為什麼我是被留在原來的避難所,醒來之後變成研究所的地方,但真正不幸的事之後的,我竟然被當作實驗體,儘管那些科學家沒有把我當作白老鼠解剖,但是卻把我整整關了一年。

說好聽是讓我習慣新的世界,說難聽一點,就是監視、觀察,因為我剛醒來的時候,的確是挺激動的,不小心打傷了幾名研究員,好吧,其實還有幾名保全,還有幾名助理,我怎麼會知道他們的動作變得這麼慢。

之後愛爾莎將我領了出來,是的,就像是在領物品一樣,沒有經過我的同意,就開始辦理手續,剛開始我的確是挺感謝她的,一開始我們兩個,應該說只有她很熱情的幫助著我,讓我習慣魔法的世界,也讓我習慣,已經改變的台灣。

不過我的表現,還挺冷漠的,讓她有點熱臉貼冷屁股的感覺,但是她一點也沒有氣餒,還是不斷的熱情的招待著我,在台灣她有一棟獨棟豪宅,佔地多大我不曉得,但我知道,按照2015年時的記憶,這已經不僅僅是權貴等級就能擁有的豪宅。

在半年之後,其實我有點心動,是的,心動,對於有一名可愛的小蘿莉,整天一直在身邊,不斷的幫助,講著這世界上的所有,熱情的協助我,不僅僅是對這新世界有了憧憬,更對愛爾莎,有了一點點的心動。

直到,我發現她,會定時的跟某個單位,報告我的所有情況之後,我醒來了,是的,我這才是真正的醒來了,我偷偷的逃出豪宅,打暈了兩手數不完,一直隱藏在花園的保全,逃離了豪宅。

我四處尋找著我的家人,我的親戚,後來逃跑到第四天的時候,在路途中,我竟然沒辦法靠近都市一點,最後我找到了,在我原來被關押的實驗室外,有一大片的西式墓園,當時被愛爾莎領出來的時候,我在那加長型轎車裡沒有發現,這次我不只發現,我還發現了父母親的名字,我不敢置信,用顫抖的雙手摸著兩個已經老舊的墓碑。

而之後,我被從後方的攻擊打倒,又被抓回愛爾莎的豪宅,這次我被鎖在房間裡,而且也是這時候我才知道,我的房間,竟然還能夠變成臨時的監獄呢,四周完全覆蓋上鐵板,窗戶還是在,只不過變成鐵桿製成的,那隙縫應該不足讓我穿過去。

之後長達一個月,我沒有進食,也沒有飲水,我變得要死不活的,但我還是活著,完全不像個人類一樣。

最後,我被扔來這間學校當老師,沒有理由,就被扔來了,此刻的我,雙手雙腳上還有各有一個鐵環,左手的鐵環是齒輪手錶樣,右手是一個像繩編成的手環,腳腕上還隱藏著兩個鐵環,這四個連成一個特殊的科技魔法,就是透過科技形成類似魔法,只要一離開校園一定範圍,便會強制性的被傳回我自己的房間,我試過一次,那傳送的滋味,我到現在還沒準備好再嘗第二次。

「我承認,當時的確是因為對方要求,所以我告訴他們的你的近況,每一名兵人都是這樣,沒有例外。」

「是喔,那麼是他們把我送回去的囉。」

「是的,不管你信不信,的確是他們把你送回來,而不是我讓他們帶你回來的。」

「是喔,是喔,您可真是善良啊。」我晃了晃手上的手錶,其實是銬鎖一部份的手環,我沒辦法忘記,愛爾莎親手幫我帶上的那天,可真是充滿甜蜜。

愛爾莎面無表情的看著,充滿嘲笑笑容的我,久久沒有回應。

看著沒有任何回應的她,我也沒有繼續鬧下去的心情了,走到旁邊的沙發坐下後問:「說吧,要我做什麼?」

愛爾莎問:「知道伊莉莎白吧?」

我想了想問:「A班那個水藍色頭髮的野蠻小妹?」

「伊莉莎白,全名是伊莉莎白.格英特......」

「格英特?英國格英特家族?」

「對,英國火爆公爵最疼愛的孫女,就是伊莉莎白......」

「其實我比較有興趣的是麗奧唷,那野蠻小妹身材不怎麼樣,而且總是一付傲嬌模樣,我對調教那類的沒什麼興趣。」

愛爾莎完全不理會我的興趣繼續說:「下個禮拜,王女,碧薇琪.歌德,會來到我們這邊進行為期一周的觀摩,而伊莉莎白,被王女指名作為伴學,除了伴學以外,還需要一名老師負責這個案子,所有的老師都考慮了很久......」

「等等,這邊我不能不阻止妳再說下去了,妳以為對方是什麼人啊,那是王女阿,讓我這連教師執照都沒考過的人來當老師已經很過分了,妳現在還要我去當指導老師,妳乾脆在這把我凍成人柱算了,而且我怎麼不知道有開過這會。」我用力的表達著不滿和不服,我根本不記得有參與過這些會議。

「沒辦法,我們是用民主的方式選出來的,而且你那天睡得很熟......」

「民主個頭啦,根本就是假民主,真送死吧。」

「每個人都舉手投你一票,就連宋道一也投給你了。」

「那個垃圾。」就連自己唯一的朋友都把自己推出去,我的腦袋裡已經是各種骯髒的問候語了。

「就是如此了。」愛爾莎不理我滿臉怒氣,匆匆的就下了莫名其妙的結語。

我實在不知道該在說什麼,因為看起來很久以前,就已經塵埃落定,如果這時候要我在說些什麼,我可能只剩下一連串的髒話,忍著快說出口的髒字,甩門,離開。

看著門旁的宋道一,那張陽光的臉龐,此刻看起來特別的欠揍。

他似乎已經知道,我成為指導老師的事情,看著我,只給了微笑。

我用著極快的速度,抓住了他的脖子,他的臉上有點訝異,可能沒預料到我竟然能夠這麼快速吧。

「虧我把你當朋友。」

宋道一無奈的說:「只是當指導老師而已,而且所有老師只有你沒有專科教學,就算我想投給其他人,我也想不出理由。」

「哼。」我收回了手,插在口袋後,就從他身邊走過,我並不是真的生他的氣,只是覺得這樣背後被人操控的感覺很糟,而且其中還有自己的朋友在。

看到我往教學樓以外的方向走去,宋道一急忙叫喊:「東風,你要去哪,下節課是你的......」可是我完全沒那個心情去教,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去。

每次只要心情一遭,我便會習慣的走到校門口,對其他人來說,校門口,就只是一條線而已,但對我來說,超過這條線,幾乎是很難的一件事。

第一次被迫傳回的那次,我有數過,只要超過校門口那條線,再走上三十七步,我就會被強迫傳送回,位於愛爾莎豪宅的房內,那個充滿鐵製,牢房味十足的房間,而愛爾莎早將那個房間,放在學校宿舍之中,因此我現在便是住在學校宿舍裡。

這條線,對我就是一條警戒線,估計這時候愛爾莎也從校長室裡看著現在的我吧。

「或者說,根本是在嘲笑我吧,我這半世紀以前的人,哼。」我完全能感受到,這世界正在玩弄我。
 
看著校外許久,想起自己似乎還沒見識過現在的都市,到底是長什麼樣子,自從醒來後,除了那些瘋子待的實驗室、被監視的房間,還有愛爾莎的豪宅,以及現在的凱達格蘭對魔法學院,還真是沒看過其他地方。
 
回頭一看,果然在校長室的位置,看到愛爾莎站在窗戶旁看著自己,嘆了一口氣,只能走回這節該上的班級,D。
 
說明一下,魔法可以區分為:元素型、射擊型、設置型、武裝型,元素和武裝的程式碼最為複雜,學院的班級,除了新進生的F班,其他A~E都是按照實力來做區分,也就是經過一對一、雙對雙、五隊伍,對抗賽後所獲得的積分,作為進入班級的區分。
 
因此A班是目前實力最強的班級,也是唯一會參與對抗人偶的學院班級。
 
F班,可以算是自甘墮落班,就連去過一次的我都是這麼覺得的,被強迫擁有魔法,被強迫去訓練魔法然後上戰場,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欣然接受,只能說,學院還是將其統一,保護著。
 
因為現今社會上,並不是每個擁有魔法的人,都會想進入學院,還是有一些,透過有魔法的這層關係,招搖撞騙,甚至是組織團隊,做著不法的勾當,而在光明的陰暗面,依舊有人將學院裡的教學內容販售出去,因此就算不進入學院,也有著能夠自行讀懂這些教學,找到自己魔法的人存在。
 
走進D班,所有的人都正襟危坐著,從A班到F班,B~D班是競爭最激烈的班級,這三班都有著可以挑戰A班的強者存在,但為什麼不往A班去,卻還是留在B~D班,原因我就沒那個興趣知道了。
 
看到我走進教室,一名和麗奧長的一模一樣的女學生,不管身材臉蛋完全一致,麗奧的雙胞胎姐姐──麗娜‧科羅納,馬上就跑到最前面擋住我的去路。
 
「老師,你答應過,這堂課要帶我們去對戰實習的。」麗娜和麗奧的穿著也孑然不同,那僅僅是將豐滿的上圍包起來的無肩帶背心,還有短到不能再短的熱褲,絲毫不在意自己露出肩膀、胸口、細腰、雙腿,大片肌膚完全展現在任何人的面前。
 
看著麗娜甩著巨乳跑向自己,我承認差點就感謝上帝然後死去,搖搖頭後說:「我沒忘,但至少得我知道有多少人要去吧。」
 
「全部,全班都要去,對吧?」麗娜轉頭看向其他學生,所有學生歡呼著,麗娜便是D班的最強者,能夠進入A班,卻還是待在D班的高手,同時也是D班的班長。
 
「好吧,你們知道對戰場在哪吧?」看到麗娜猛點頭,我滿意的說:「你們先去吧,我去申請使用,雖然旁邊的燈亮起就是可以用,但我還沒到,就不能進場,老規矩,知道嗎?」
 
「是!」全班同時回答,接著爭先恐後的往教室外跑去,這就是D班,非常熱血,熱衷於對戰的D班,就連A班也不太敢去招惹的D班。
 
看著一瞬間就清空的教室,和去A班不同,這班級讓我有當教師的成就感,或許就是因為D班,我沒有罷課等死的念頭吧。
 
走出教室,卻看到剛剛一瞬間跑光的D班,全部擠在走廊上,皺著眉頭走上前,卻聽到裡頭傳來「吵什麼啦,每次都你們這個班級,小聲一點會死喔。」
 
「囉嗦什麼,只是路過而已,路讓出來,我們自然離開就不會吵了,別擋住別人的路還要在那邊大小聲。」麗娜的聲音,不甘示弱的回。
 
走到學生後方,拍了拍最後面的學生問:「這在幹嘛?」
 
「老師,是C班的,他們剛好全班也走出來,就兩邊遇上了。」
 
聽到這回答後,便對這情形不意外了,C班和D班是死對頭,兩邊不管是最強者還是其他學生,彼此間都存在著非常激烈的競爭,但兩班卻有著不同的風格,D班是直來直往的熱血派,C班則是以冷靜應對的沉穩派。
 
嘆了一聲,知道如果不出面,那麼估計這兩班會一直對峙下去,直到D班向C班挑戰。
 
走到最前面,正好C班的學生中,也有一陣騷動,一名我有點印象的女教師也擠到了最前面,我和她互看了一眼,兩人大眼瞪小眼的,誰也都沒有先說話,原本吵鬧的學生也都安靜了下來。
 
「咳,九噴老師......」我先是開口,想向對方問好,但是對方馬上氣憤的大喊:「是九本,我叫九本櫻子,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記得!」
 
「抱歉,只是口誤,九本老師,妳好啊。」
 
聽到我只是單純的問好,不管是哪邊的學生都有點愣住,但九本老師的臉上,卻是只有不屑,而且赤裸裸的,絲毫不避諱的讓我看到。
 
「原來是伍東風老師啊,怎麼,又睡過去了,D班這麼吵,都不用管嗎?」
 
我聳聳肩,並不在意被嘲笑,畢竟在學校,我給的印象,就是都用睡覺來帶過各種遲到或者不會教的課堂,不過D班比我更佳的激動,麗娜甚至隱隱約約傳出,魔法發動的波動,讓我有點意外。
 
我只能趕緊接話說:「本來就要去別的地方,並不再教室裡上課,所以也沒辦法睡覺,反倒是貴班,這時候才從外頭進來,不怕給人負面印象嗎?畢竟都是一群優良的好學生啊。」說完之後,就有點後悔,講的內容似乎把我的原意給扭曲掉了,而C班學生的臉,也是變得通紅,似乎有點生氣,而D班則是又歡呼起來了。
 
「我不是你們想的那個意思。」我趕緊的補充說,雖然我覺得沒用,九本櫻子,是很寵C班的日本教師,而事實也證明的確沒用。
 
九本櫻子氣得滿臉通紅的,用手指指著我,遲遲不能說出話。
 
話說九本雖然是日本人,但我印象中的日本人,哪一個不是勤儉持家、身材姣好、笑容滿面的,雖然都是從某個特殊片子裡看的,但我想應該差不到哪去吧。
 
「伍老師,我要帶C班向你的D班挑戰。」九本櫻子大喊的說。
 
「我拒絕。」我連想都不想就回答了,不管是兩班的學生,還是九本櫻子,聽到我如此之快就恢復,一瞬間,走廊恢復了安靜。
 
看對方愣在原地,聳聳肩後轉身對著D班說:「好了,快去對戰場,再下去就要中午了。」只不過D班的人都還看著我,一時間都沒人移動腳步。
 
「幹嘛,快去啊。」看著不動的他們,我只好出聲催促著。
 
「伍老師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?」九本櫻子又恢復冷靜,不屑的說,這次表情、眼神一次到位,沒有人看不出來她很厭惡我。
 
我拉了褲子,有點訝異的說:「你想檢查?」
 
看到我的動作,九本櫻子差點又要大吼,硬是壓低聲音,輕聲的說:「請你有點老師的樣子。」
 
「我不想把上課時間浪費在這上面,請您見諒。」聽到我所說的,九本櫻子馬上回:「你還懂上課?」
 
「當然囉,至少我不想這時候還跟各位一直杵在走廊上,等會其他老師可是會抗議的。」聽到我不斷的避戰,麗娜抓住了我的手臂,整個胸部貼在我手臂上,靠近我的耳邊說:「老師,我們會贏的。」
 
我用指頭將麗娜的頭推了回去,順便把手臂抽開,因為那觸感,真的讓我這萬年無女友的宅男,快要把持不住。
 
推開之後我說:「這不是贏還輸的問題,我要教的進度,因為上次遲到,有點延後,要是再拖下去,課程會完全教不完的。」九本櫻子翻了白眼,根本不相信我會教任何東西。
 
「老師,這樣我們會被C班那群冰塊瞧不起的。」後面有學生不滿的說,當然這不滿是對著C班,而不是我。
 
「對抗積分賽也不遠了,就不能忍到那個時候嗎?」勸說的學生越來越多,我只能轉身勉為其難的反抗著。
 
「老師,下次再教就好了,這次我們一定要把他們打的屁滾尿流。」
 
「誰會屁滾尿流,你才屁滾尿流。」兩方的學生,又開始激烈的互相叫罵。
 
九本櫻子安撫C班的情緒後說:「好,如果你不想比......」以為九本櫻子會結束這次的鬧劇,只是沒想到她接下來說:「只要你跪下來,我就讓你們離開。」
 
聽到九本櫻子這麼無理的要求,瞬間,整個氣氛變得詭譎,我訝異的看著九本櫻子,畢竟這不是什麼深仇大恨,讓人下跪是有點太過份了。
 
而說出口的九本櫻子,似乎也覺得不太妥當,接著說:「我的意思是說......」
 
我說:「就這麼簡單?」
 
「嗯?」九本櫻子似乎有點抓不住狀況。
 
「如果我下跪了,你就會讓這挑戰結束是吧?」
 
「你......」
 
我毫不猶豫的跪下了,現在的我來說,尊嚴這種東西,早就扔到世界的角落去了,D班的確很強,就算和C班隊上也絲毫不遜色,甚至贏面還比較大,但是,我希望的是,他們從各種課程,更加強化、認識自己的魔法,將自己的魔法認識的更加透徹,因為魔法才是戰場上最強大的武器,學員間的對抗,只是加深使用魔法的手感而已,並不能認識任何的魔法。
 
如果只需要下跪,就能解決這些小孩子的鬥爭,我是不建議任何能夠解決的辦法。
 
看到我下跪,不論是哪一方,嘴巴都張的大大的,不敢置信。
 
聽到又有其他的腳步聲靠近,我趕緊說:「這樣就可以了吧?這可是您說的,我要帶學生走了,沒意見吧?」
 
「我......」九本櫻子似乎沒預料到我真的會跪下,有點愣在原地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 
這時候,麗娜開口說:「各位,我們D班需要老師一直保護著嗎?」
 
聽到麗娜不曉得哪裡會錯意而說出的話,我轉頭過去看,此刻的她,臉上已經佈滿淚水,這進展讓我有點不知所措。
 
「不需要!」似乎因為麗娜所說的,D班整個跟著會錯意,我嘴巴張大的,看著完全歪掉的風向。
 
「就算會被懲罰,我們也不怕!」麗娜大喊著,後面的學生跟著重複大喊著,遠處開始有其他的班級走出來看熱鬧。
 
「我們上!為老師報仇!」麗娜又一次大喊,這次伴隨著魔法發動才有的波動,而且不只是她,所有的D班學生間,開始產生一陣陣的魔法波動,接著向D班衝去,C班因為反應不及,一瞬間紛紛有學生被攻擊倒地,雖然不是致命傷,但卻也得好好的修養幾天。
 
尤其是麗娜,麗娜從我這邊,學到不少攻擊的方式,我高中開始,就有看著影片,自學一些永春、八卦、太極的攻擊手段,D班從我這邊學最多的,就是這些攻擊手段,而麗娜是所有學生中,學的最起勁、也是最快的,因此這時候的她,如入無人之境,一拳擊倒一個,絲毫沒有手軟。
 
我看著九本櫻子說:「這不是我的錯,我可是聽妳的話做的。」

傘重一字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