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聊的打起哈欠,看著眼前爭論不休的教師群們,我心裡只能感受到滿滿的無聊,現在這會議,是在討論我和九本櫻子所引發的學生私鬥,學校不排斥學生彼此之間發起的挑戰,但禁止任何的私鬥,更別提還是老師所導致的。

對了,因為大多的老師都傾向是我的錯,所以討論的是我的懲處,而非事情的緣由,又或者誰對誰錯。

不過其中有兩道視線有點火熱,一道是愛爾莎的,冰冷冷的,還帶有一點失望,不過我不是很在乎,一道是宋道一這傢伙的,似乎有很多話想問我。

其他的老師,要是有看我的,都是憤怒又或者嘲笑,大多的老師都是精挑細選的魔法師,每一名都有著不低的成就,但是,讓我看不起的是,那些老師都是理論派的,就像是大學的教授,再怎麼教導都是從課本裡面拿出來的,真正有實際戰鬥過,寥寥可數。

「這種讓學生陷入危險的老師,就是該開除!」這名大喊的老師是程式碼解讀專家,可是有著解讀證照的。

「我反對讓他繼續指導,這根本汙辱了學院!」這老師的身材完全不能看,平到會滑倒的地步。

「我要求立即解除他的職務!」這老師很魁梧,聽說以前私下有找過道一那傢伙切磋,下場很慘,因為道一那傢伙跟我走很近,所以我算是無辜被牽連。

「他害櫻子在學生面前,丟盡面子,實在是太可惡了!」這名老師和櫻子同屬日本人,所以對我有敵意,並不是很意外。

而主角之一,九本櫻子,現在裝做一臉無辜,站在身旁,如果是第一次看到,一定會認為這女人小家碧玉的,但真實的她,可不是這樣的。

「伍東風老師,你到底有沒有覺得自己有錯啊?」這次說話的,就已經是我不認識的人了,畢竟總共有三十幾個人,我不可能全部認識。

我點點頭說:「有啊,如果九本老師能夠拿出更好的辦法,我就能做到更好了說。」最後還嘆了一口氣,表現的相當無奈。

「校長,你看這人,根本不適任。」

「對啊,我也要求將他解任,不然我們要罷課。」

聽著越來越離譜的內容,我忍不住搖了搖頭,但在某些老師眼裡,反倒像是在看不起他們一樣,爭論的更加火熱。

「好了,夠了,作為學院的老師,一直大聲小叫的,成何體統。」這次發話的這名,算是讓我有點意外,他是學苑的副校長──金有哲,一開始我被強迫推進學院當老師的時候,他是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的,但他和其他老師不同的是,他的反對是因為我根本沒有教學的經驗,更沒有任何經歷,也就是說他是因為完全不認識我,才反對的,和其他老師自視甚高的高傲態度,完全不相同。

這反對真的非常的有效,我都站在他這邊勸說著,但是愛爾莎那固執的脾氣,只會因為別人反對,而更加的堅定。

見老師又吵鬧起來,金有哲皺著眉頭,這次不只用說的,還大力的拍了幾下桌子,接著對著九本櫻子說:「這次的事情,我已經透過學生知道原委,九本老師,妳為什麼要做那種事情?」說完還用手頂了臉上戴著的眼鏡。

知道自己做的躲不掉,九本櫻子很乾脆的道歉:「很抱歉,我只是開玩笑。」

「讓別人向妳下跪,是玩笑嗎?」

「很抱歉。」九本櫻子不斷的九十度鞠躬,個性和先前在走廊上,完全不同。

「錯的是伍東風老師吧,是他不應該將自己作為老師的尊嚴任意的丟棄,導致事情演變成這樣。」那名和九本櫻子同是日本人的老師,不滿起身,對著金有哲大聲咆哮著,這讓金有哲的臉變得陰沉。

但可能是因為針對的是我,緊緊是一瞬間,整個會議又恢復得鬧轟轟,所有的老師依舊把眉頭指向我,就連金有哲所說的,都刻意的忽略掉。

「那麼老規矩,我想藉著民主的方式,校長和副校長兩位,不好意思否定結果吧。」一名老師大聲的建議著,而不管是我還是唯一會持反對意見的愛爾莎、金有哲和宋道一,也都大概能知道,這種民主投票的結果。

不等有人反對,建議的那位老師大喊:「因為伍東風老師這次的失態,贊成將他革職的,請舉手。」接著,每個老師,紛紛舉起手,表達自己絕對答應。

而在數的過程中,所有的人都意外的看了我一眼,宋道一則是一副快昏倒的樣子。

因為我也舉手贊成把我自己給革職,我想這次愛爾莎可不好意思再說什麼了,這裡可是民主的台灣,就算是學院也沒辦法改變的完美風氣。

突然,身後的門被打開,我轉頭望去,因為光線的關係,我抬起手遮了遮,只看到門口站了一名少女。

少女一進門後就說:「這位是我的指導老師,如果你們讓他離開了,那麼你們誰有資格接任呢?」

愛爾莎走到我旁邊,將手摀在胸口處,低下頭說:「王女。」

聽到愛爾莎所說的,所有老師紛紛放下自己的手,對著那名少女坐著同樣的敬禮方式。

愛爾莎低著頭說:「歌德王女,請原諒我們的無禮,我們竟然不曉得您已經到學院了。」

聽到愛爾莎的稱呼,我才知道少女的身分,碧薇琪‧歌德,也就是即將成為我專門指導的學生。

在這個魔法界中,有著一個給予最強者的稱呼,一十一者,第一個一字,指的是魔法界被稱做王的唯一人,現在居住在歌德對魔法學院中的多藍‧歌德,而後面的十一,指的便是十一所對魔法學院的院長,其中歌德學院,同時有著王和院長的存在。

眼前的碧薇琪便是唯一王的準繼承者,因此才被稱作是王女。

「沒關係,在學院之中,我只是一名學生,請不要多禮了,冰之女王,愛爾莎‧伊芙麗特。」碧薇琪走到我的面前,低下了頭說:「老師,接下來的一個禮拜,就麻煩你了。」

說真的,對我來說,什麼王啊、十一人啊,真的沒有什麼感覺,在台灣並沒有所謂的王的概念,如果真要說,就是權貴中最頂尖的人吧。

「恩,既然都叫我老師了,那麼乖乖聽話是很必要的吧。」

「這是理所當然的,老師。」

「那先去外面等吧,這裡可是老師們開會用的場地,擅自闖入是不好的習慣。」

「很抱歉,老師。」接著,碧薇琪就默默的退了出去,並將門也帶上,非常有著特別訓練過的王室風範。

會議室裡,回到只有老師們,但所有老師的眼神,已經完全不一樣了,畢竟所有的人都對碧薇琪畢恭畢敬的,甚至是愛爾莎,也沒有抬起頭來看碧薇琪一眼,但東風不僅沒有行禮,還教育了王女。

「你竟然如此無禮。」這名用顫抖的語氣表達憤怒的老師,正是研究歷史的,恰好是我最討厭的,因為我真的很不喜歡抱著歷史扯的教師。

我聳聳肩說:「就像碧薇琪所說的,你們誰想來取代我,成為她的老師呢?」

眾人瞬間沉默,畢竟當初就是所有的人用投票的方式將我推上去,如果現在讓我走了,勢必要一個能夠擔起責任的老師,但如果有,當初就有人跳出來,根本不會輪到我。

聽到我直說王女的名字,那名教歷史的老師,氣得沒辦法說,只能一直用手指著我。

「我是可以隨時讓給任何人的唷,九本老師要嗎?」我看向旁邊,還裝做很恭敬模樣的九本櫻子。

九本櫻子只是乾乾的笑了一下而已,我聳聳肩說:「那麼,各位,我要走囉,麻煩想取代我的,隨時來找我。」說完我馬上就往外走去,面對那群老師,就像他們厭惡我一樣,我對他們也沒有絲毫的好感。

離開前,看到站在我身旁的愛爾莎,露出一絲笑容。

走到門外,門外是滿臉擔心的D班,以及站著很恭敬的王女碧薇琪。

看著眾人,我只聳聳肩,而D班則是爆出歡呼聲。

我走到碧薇琪面前,非常認真的省視著她。

儘管她只是隨意站著,但卻掩蓋不了,那出自貴族的氣質,以及特別教育過的體態,身上穿著連身的晚禮服,脖子上還掛著差點亮嚇我的金色項鍊,恰到好處的妝扮,井然有序的長髮,看得出來是剛到校不久,不過真正讓我在意的是,還是那絲毫不遜麗娜的豐滿身材,讓我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。

「咳......」似乎被碧薇琪感受到我在意的地方,急忙的咳了幾聲後接著說:「碧薇琪啊......」

「是,老師?」

「妳是哪一班的?」

「老師有比較好的建議嗎?」

「A班不只有實力,還有各種......個性的學生......」在我的印象中,真的就是,各種個性,好的、壞的、高傲的、低調的、冷血的、野蠻的,大嗓門的,應有盡有。

「B班,我......」歪著頭想了很久,我實在不曉得該怎麼對這班下註解,印象非常的薄弱。

跳過B班,假裝有說的接下去:「C班沉穩冷靜,擅長用思考連接戰鬥,D班熱血奔放,擅長沒腦子......我是指直來直往、熱血奔放。」

「E班和F班就比較特別了,就算我想把妳放到那兩班,也會被校長叫去好好溝通。」

「我知道F班的狀況,歌德學院也有類似的保護機制,但我不懂E班?」

「E班......」我小心的靠近碧薇琪,將D班擋在身後,小小聲的說:「那班裡面大多都是監獄裡合格的,是金有哲老師專門負責的,這班想要增加一人,都得填很多複雜的文件,等程序跑完,妳應該就要回去了。」

碧薇琪點點頭,表達自己已經知曉了,見狀,我欣慰的點點頭。

「那麼......」還想問問碧薇琪的意見時,麗娜跑到了我們的前方說:「老師,可以讓她來我們班嗎?」

「她叫麗娜,麗娜‧科羅納,D班帶頭的......」看到碧薇琪露出不解,我換個方式說:「D班最強的,也是帶頭熱血的。」碧薇琪這才點點頭。

「妳好,叫我麗娜就好了,可以邀請妳來我們班嗎?」

「好,這星期就麻煩妳們了。」看到已經決定好,我想起了伊麗莎白,開口說:「那麼,麗娜,反正之後的課妳們也沒辦法上了,我就把空堂都接了,妳先戴碧薇琪去宿舍,之後把班上的學生直接帶來對戰場吧。」

「好的,老師。」麗娜開心的又恢復蹦蹦跳跳的個性,毫不顧忌的拉著碧薇琪回到班上,並介紹著碧薇琪和班上的學生,然後順便說了我的決定。

看著熱鬧的D班,我滿意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,並且希望一路上別在遇到任何的老師,不過好事不常,走沒多久,便看到蒼井靜香站在走廊上,蒼井靜香,就事會議上,為蒼井靜香說話,同是日本人的老師,同時也是學校中唯一五名的戰鬥教官。

蒼井靜香沒有任何印象中,日本人時時保持著的,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,反倒是高傲的像是枝頭上的鳳凰,讓我沒辦法理解。

腰上總是繫著一把西洋劍,卻總是穿著日式和服,頭髮向來都綁再一起。

「妳是來接替我專任教師的工作嗎?」看著對方的態勢,看來並非找我閒話家常的,我只能往這方向去想。

蒼井靜香緩緩抽出西洋劍邊說:「我不像其他老師,我並不討厭你,但是,我也不喜歡因為你,卻傷害了我的同胞。」

看著對方進入戰鬥的態勢,我無奈的吐了一口氣,今天我真的嘆了不少次。

「我真的不曉得,我哪裡傷害櫻子了。」

「她沒有惡意。」

「我只是照她所說的做而已。」我真的就只是這樣而已,難道這個世界,連照著別人的話去做,也變得是不允許的嗎。

「失格的惡意?」蒼井靜香莫名其妙的說出這句,我想這句話的意思,應該是指,就連惡意都不敢承認吧。

靜香將劍尖指著地面,那把西洋劍很特別,劍柄和護手的地方,連起來像是個音符,劍尖並非銳利的,反倒是圓曲面,像是粉筆一樣。

看著對方依舊不讓的態度,我退了一步,攤手無奈的說:「妳做為一名戰鬥教官,不至於對我這麼認真吧。」

「小施警告,也只是切磋程度而已,無傷大雅。」蒼井靜香壓低身體,整個人往我這邊奔來,我也準備好了,承受對方的迎頭痛擊,雖然我學過拳,但並不代表我就會變成專業的高手,而且我還是自學的。

蒼井靜香在我面前急煞,讓我想躲開的方向,變成跟她完全面對面,接著她將西洋劍往我這邊一揮,速度比我想像中的慢,我只退了ㄧ步,就很輕易的躲開,接著她換邊又一揮,我一樣很容易的就閃過,完全和我想像中的暴風攻擊不同。

接著她移到側邊,又是同樣很簡單的揮擊,就算是不運動的人,也能很容易就能躲過的程度。

揮出這四下後,靜香和我拉開了距離,然後將西洋劍插回腰上。

我站在原地,有點茫然的問:「結束了?」沒有想像中的狂風暴雨,更沒有任何的血腥四濺。

「魔法的戰鬥,可不全都是打打殺殺的。」蒼井靜香說完後,轉頭就離開。

我茫然的站在原地,整了整身上的衣服,找不到任何一點破損的痕跡,身上也沒有任何疼痛的地方,或者任何傷口,彷彿剛剛只是在看立體投影映像。

不過在地上,卻是看到多了四條白線,四條白線,恰好將我整個人圍起來,只不過到底是不是原本就有的,我倒是沒辦法得知。

看了看四周,希望沒人看到我,剛剛那些因為太過緊張,而檢查身體的舉動,因為感覺很蠢。

既然沒事了,那就繼續往房間走去,準備接著的D班課程,但就在要跨上白線的瞬間,我身體不自覺的停了一下,因為剛剛心臟突然用力的顫了一下,就像是在樓梯間,沒有絲毫準備,就不小心踏空了一階的感覺。

我緊張的看了看四周,什麼都沒有,也沒什麼任何的波動,魔法發動的時候,都會有一股特殊的波動產生,科學裡就是指電磁波,只不過這波動是可視的,但我的附近,什麼都沒有,就是在普通不過的學院歐式走廊。

不予理會後,試著往前再走,又是在快要踏上白線的時候,一股恐懼從心中蔓延起來,我嚇得往後退了幾步,然後又馬上停下腳步,因為腳後根也差點踩上白線,彷彿只要踩上就會出大事一樣。

「該死的,到底是怎樣啦!」情緒比較緩和之後,我又一次檢查了四周,甚至把口袋裡的銅板,嘗試的丟過白線,但什麼都沒發生,不過現在更糟了,只要一有要跨過白線,或是靠近白線,心臟就會拼命的猛跳,身體不斷發出警訊。

「啊——」就在我下定決心,要衝過去的時候,伊莉莎白和麗奧從遠處的走廊轉彎處出現。

伊莉莎白看到我,便氣沖沖地衝過來,儘管如此,我可是開心得快要痛哭流涕了。

「伍老師......」兩人走到我面前,麗奧先是叫了我。

但緊接著的是伊莉莎白的吼叫聲:「誰准許你讓王女去D班的?」

沒想到消息跑得這麼快的我,聳了聳肩說:「妳們的消息也太靈通了吧,這才過了多久而已。」

「是剛剛在D班外聽到的。」麗奧解釋著說。

「別岔開話題,伍東風!」伊莉莎白站在我面前,雙手插腰,氣得滿臉通紅,用手指指著我說:「伍東風!到底誰准許妳,讓王女去那沒用的D班!」指名道姓的指責,不只我,就連旁邊的麗奧都眼睛瞪大。

D班的興奮讓我無奈,但我有點意外的是伊莉莎白的指名道姓。

我有點意外的問說:「伊莉莎白,我希望我是聽錯,妳剛剛說什麼,再說一次?」

「沒錯,我就是說你,伍東風,到底你是哪裡腦袋有問題,竟然讓王女去到D班!」伊莉莎白再一次的大吼著。

我想我的臉,一定在兩個人面前,變得相當的陰沉,我說:「伊莉莎白,妳討厭我,那是妳的事情,但如果妳連尊重兩個字都做不到......」

麗奧拉住伊莉莎白的手,卻拉不住伊莉莎白不饒人的嘴。

「又怎樣,給你尊重你能拿出什麼嗎?本來以為校長把你硬塞進學院的老師職位,是因為你有什麼特別的,結果竟然只是來混飯吃的,真的是看錯了,我一定會發信告訴爺爺,向校長施壓,絕對要將你這沒用的人開除。」

我毫不客氣的回:「是喔,我怕就算火爆公爵親自來,也只能摸摸鼻子離開而已,別把自己的家世當一回事了,野蠻公主,這裡可不是讓你爺爺來發個火就會改變的政府機構。」

看扁火爆公爵的這句話,似乎徹底惹惱了伊莉莎白,魔法波動強烈的向外擴散,形成一道颶風,伊莉莎白完全忘記我的身分以及所在之處,左手上瞬間出現一顆火球,火球外有著黃色的閃電再圍繞著,是格英特家族的傳承魔法--火雷,伊莉莎白直接扔向近距離的我。

我意外的看著席捲而來的火球,完全忘記防禦,火球撞在我的胸口上,瞬間炸開。

火雷爆炸的威力完全超乎我的想像,一瞬間,我就往後飛了出去,整個人在地上滑行了相當長的距離,躺在地上,久久不能動彈。

爆炸的地方早已經完全麻痺,看著走廊的天花板,試圖去移動身體四肢,但別說移動了,我現在還睜著眼就已經很奇怪了。

「伊莉莎白,妳在幹嘛!」這是麗奧的聲音,也是我第一次知道,原來麗奧的聲音可以這麼大。

接著是跑步聲,麗奧跑到我身旁,不知所措,只有那眼淚像珠子一樣,不斷掉在我的臉上,但我的視線越來越模糊,越來越模糊。

「老師,老師,我馬上送你去健保室,不會有事的,老師,你醒醒,你醒醒......」

身體緩緩沉下去,就像是在游泳池裡,什麼都不做。

這讓我想起,和弟弟去學游泳,學到最後,最喜歡的,還是什麼都不動,讓身體在水池中,載浮載沉的最舒服。

又或者是淺到水裡,在水裡坐著,什麼都不想,看著水裡的畫面,特別讓人心靜。

每次學完游泳後,父親就會在門口等我們兄弟,然後去接母親回家,回家途中,會買火鍋材料,晚上可以好好的吃一頓。

每次都能吃到撐,然後馬上躺在床上,發著呆,然後緩緩睡去。

醒來之後,就能再看到母親進入房間,拉著被子讓我趕快起床,準備上學去,而我總是會坐在床上,十幾分鐘後才離開床。

心裡想著,會不會還有這麼一天,會不會其實就只是在水池裡而已,浮上水面,就會在游泳館裡;又或者只是一場夢而已,醒來就是自己的房間......

緩緩的睜開眼睛,首先進入眼裡的,是一大片的白色天花板,完全慘白的油漆,沒有其他顏色參與的白。

動了動手指,動了動腳,身體確實能夠完全掌握,這一點讓我非常的開心,很害怕一醒來,哪隻腳或者哪隻手,就不能再動了。

撐起身體,這才發現,自己應該是躺在健保室裡,但讓我更想知道的,是這裡有一名老師,幾乎沒什麼機會能見到面,不管什麼會議,都沒看過她出席,姓名叫做崔英,是健保室的室長,比我還更會偷懶的教職員。

「唷,醒來啦,還挺快的嘛。」進來的人穿著白色的大袍,紫色的長髮,長到快能碰到地板,白袍下的身體纖細,幾乎沒什麼脂肪,穿著紫色的上衣和紫色的長褲,嘴上還叼著未點燃的煙。

「崔英老師?」

「恩,對,是我,聽說昨天有會議,我一個不小心睡過頭,就沒去了。」

「昨天?」

「對,你睡一夜過去了。」

「糟。」

「還有更糟的,因為你,D班整個鬧哄哄的。」崔英將菸從嘴上拿了下來,塞回菸盒裡後繼續說:「要不是宋道一老師擋著,早殺到A班去吧,你可真是受D班歡迎。」

我想著那些熱血的孩子,搖搖頭回:「那些孩子一根筋的,哪有什麼歡不歡迎的。」

「那可不一定囉。」崔英不以為意的說,然後走到窗邊,然後想起打火機點火的聲音。

「對了......」崔英轉頭對著我說:「這次伊莉莎白的事情,想必你能猜到一二。」

我閉起眼睛,假裝很累的躺下說:「不想猜,也懶得猜。」

「另外就是,麗娜那一根筋的孩子,像伊莉莎白發起挑戰了。」

「是喔。」我無力的回。

崔英有點意外的說:「怎麼?不擔心?」

「有一點,那孩子的魔法,可是自損八百,傷低一千。」

「但你看起來並不擔心?」

「伊莉莎白的確很厲害,但和現在的麗娜比起來,還是差太多了,麗娜現在就算再A班,也是有資格挺進前時的,我可以保證。」

「比賽時間要到了,要看嗎?」

「要,當然要囉。」崔英拿起遙控器,打開了電視畫面,然後轉到校內頻道,畫面上的兩人,便是伊莉莎白和麗娜,麗娜滿臉怒氣,就算在電視機前,也能感受到。

「D班真的跟你非常的親呢。」

「羨慕嗎,我可以幫妳介紹喔。」

「那就不必了,我還是喜歡待在我的健保室裡。」

「那真的太遺憾了,開始了。」

麗娜一開始就往伊莉莎白衝去,似乎是我教的步伐,大開大闔,跨大步,就像是跳遠前的步伐。

伊莉莎白的火雷,是放射型的,如果爆炸威力過大,是會連自己都牽扯進去,因此除非必要,否則拉開距離,不斷轟炸,就是最輕鬆的勝利方程式。

但偏偏麗娜是相反的,近距離,拳拳到肉,這是D班共同的熱血戰鬥方式,尤其麗娜更是這方面的佼佼者。

一近距離,伊莉莎白縮回正想放出的火雷,改成以小顆型的,射向麗娜,但麗娜不閃不避,雙手舉起,扛著爆炸威力就和鞭炮一樣的小火雷,繼續往伊莉莎白衝去。

「伊莉莎白不知道有沒有問麗奧她姊姊的魔法是怎麼樣的?」看著麗娜不畏懼的往前衝,就想起麗娜和麗奧的關係。

「一定有的吧,據我所知,那兩人可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這次麗奧可是照顧你到半夜,要不是宿舍會點名,她說不定會一直照顧下去吧。」

我不屑的說,經過伊莉莎白這一下,我徹底對A班沒有任何的好感:「呵,只不過是個性膽小然後有點正義感而已。」

聽到我語氣中帶的怒氣,崔英小聲地說:「是嗎。」

但還是被我聽到,我毫不猶豫的回:「當然......麗娜近身了!」

畫面中的麗娜,已經和伊莉莎白,沒有多少距離,已經剩下兩個人的身距,我點點頭滿意的說:「麗娜的魔法,用的越來越熟練了。」

麗娜突然加速,在我身旁的崔英不自覺的叫了一聲。

我拍著手說:「哈,不是將魔法用在攻擊,而是用在加速,果然是麗娜那小鬼,才有辦法想到的攻擊方式。」

麗娜因為這個加速,已經整個人和伊莉莎白要黏再一起,但是,她什麼都沒做,突然的剎車,腳在地上滑行後停住,伊莉莎白沒有放棄這機會,猛然的往後拉開了距離。

伊莉莎白也停住後,麗娜才說:「麗奧和妳是朋友,麗奧昨天又照顧老師到半夜,這一下,算是看在她的面子上。」

聽到麗娜剎車的理由,我差點摔下病床:「麗娜這笨蛋,補償這東西在戰鬥的時候還幹嘛,結束後,能還的方式有很多啊。」

崔英反倒是滿意的說:「這就是麗娜這孩子的戰鬥方式。」

「哼,但這突然加速的方式,伊莉莎白就不一定會中兩次,那個笨蛋。」

「麗娜是怎麼加速的?魔法?」

「麗娜的魔法是吸收反擊。」

「吸收反擊?」

「也就是,她能將承受到的傷害,一口氣釋放出來,而她剛剛,便是將受到的傷害,從腳步釋放出來,成為了速度的推進器,才能產生突然加速,這招真的很不錯,虧她能想到。」

「原來如此,這孩子真聰明。」

「當然囉,D班的孩子,只是把大多的時間都用在切磋上,理論的東西,對他們來說,用處太低,因此不太喜歡花時間。」

剛說完,戰鬥又開始,這次伊莉莎白繃著一張臉,率先發動攻擊,比拳頭還大的火雷,鋪天蓋地,從四面八方往麗娜飛射而去。

伊莉莎白很強,從這一下就能看出來,儘管是以量取勝,但是每個角度,都抓住了麗娜可以閃躲的方位,不管怎麼閃,都會和火雷相撞。

火雷的特性便是,火焰的灼燒和雷電的麻痺,先前麗娜已經擋下許多小顆的火雷,儘管小,卻也擁有著那兩個特性,尤其是麻痺感,更是近戰好手得避免的,因此身上還是有著累積下來的負擔。

如果這時候再撞上一顆,那麼結局就變成伊莉莎白拿下勝利,這是會讓我傻眼的結局。

不過在麗娜的臉上,看不到任何的沮喪或者放棄,只有滿滿的戰意,依舊是那個,從不令人失望的麗娜。

麗娜雙手握拳擺腰上,腳為開,很用力的大吸一口氣。

「妳教的?」

「這小鬼,什麼不學,學這個幹嘛。」我有點意外,卻有點驕傲,沒想到她竟然連我這個小習慣都學了。

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東西,就像面對緊張會深吸一口氣一樣,只不過更加猛烈的吸氣,會讓腦袋瞬間清醒,更容易控制身體的細節。

只不過,用在我身上,就只有這些差別,但,如果是用在D班那群孩子身上,我就不能打包票了,畢竟時代過了這麼久,鬼知道人體變成什麼樣了。

下一秒,電視的畫面開始出現雜訊。

看著越來越不清楚的畫面,我不滿的大叫:「靠!電視壞的這麼剛好!」

崔英冷靜的說:「不是電視壞了,應該是......」

「應該是?」

「妳應該知道魔法師們在發動魔法時會產生的魔力波動吧?」

「當然知道啊,空氣因應魔法的震動,而產生的波紋。」

「按照目前的研究來說,波紋之間,會隨著魔法師的心臟跳動頻率,有著固定間隔,而要讓這波紋會影響到電子產品,目前只有經過科學儀器,刻意的將間隔調短才有可能,而麗娜現在,用著你這種呼吸方式,卻是讓這間隔,強制的縮短,甚至短到會直接影響周遭的攝影機,救我以前看過的,似乎歌德那邊的那傢伙也有辦法這麼做,甚至能癱瘓整個都市的電子系統。」

我揉著太陽穴說:「這......有點超出我的常識了。」

「哈,現在這個世界,早就已經沒有常識這東西了。」

「......麗娜到底會拿出什麼樣的殺招呢?伊莉莎白的火雷,因為不知名的原因,軌跡被干擾,是不是麗娜所造成的呢?原本的天羅地網,竟然出現了破綻,麗娜動......」對戰場旁的播報員,激烈的報導著,但畫面,在下一秒斷訊,連聲音都沒有。

我看著只剩下雜訊的混亂畫面大吼:「這是怎樣啦!」

「看來訊號是從現場斷了,我可沒辦法了。」崔英將電視關掉,走到旁邊的病床上躺下,然後拿出眼罩戴上:「除非有人被抬來了,不然別叫我。」

「......」看著比我更懂得偷懶的,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能佩服和羨慕。

傘重一字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