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我躺在心中那一片廣闊的大草原上,波奇依舊坐在樹下的桌旁,輕鬆的喝著茶。
 
「有點可惜。」我淡淡的說。
 
「是的,有點可惜。」波奇附和說,接著說:「如果你發動兵人模式,想必很快就結束了,兵人模式能夠讓你的身體強度又提高一倍,對於這類的自然魔法,甚至可以完全免疫......」
 
我插嘴說:「別忘記,你是怎麼只剩下一顆記憶體的,波奇,我可不覺得你還能找到第二個,再來一次救援。」波奇這才停止繼續說。
 
「對了,有發現那魔法到底是什麼樣了嗎?」
 
「少許資料回傳,那是程式碼複製機制。」
 
「我可以複製程式碼?」
 
「是的,但前提是你得看過對方胸口上的程式碼,而且,這次你也發現了,只能使用這麼一次,可算是拋棄式的,而且一次只能記憶一個,新的會覆蓋上一個,而且只要一看到,便會瞬間記錄。」
 
「男的也就罷了,女的怎麼辦?」
 
「這就不是我要面對的問題了。」波奇人性化的聳聳肩。
 
「如果是施展中看到會怎麼樣?」
 
「資料裡只有指看到的時候,猜測應該會直接覆蓋正再使用,已經判定為舊的程式碼。」
 
「唷,電腦也懂得猜測?」
 
「我是AI,不是傳統的電腦,而且已經學習人類的生活,有很長的時間,早就不像你認知中的電腦模樣。」波奇頓了ㄧ下後說:「不虧是時間性的程式碼,你的身體機能,已經恢復到最完美的時間點。」
 
「這麼快?才過沒多久吧。」
 
「現實的時間已經過了兩天了,而且還是因為你有兵人這特殊的體質。」
 
「只要不發動,這體質倒也不錯......」突然想到說:「對了,碧薇琪要準備回國了,我回去了。」
 
下一秒,我回到了現實世界,這幾次一來一回,眼睛睜開都是同一張純白的天花板,還有那淡淡的髮香。
 
我眨了眨眼,感覺有點不太對勁,但又說不上來哪裡有問題,坐起身,身體還是有些微的無力感。
 
看了看四周,不意外的是在健保室,窗戶大開著,微風將透明白色的窗簾,吹得不斷飄盪著。
 
大開的窗戶,是崔英抽菸方便用的,不管是前幾次在室內,還是有經過,偶爾都能看到,那慵懶的氣質、筆直的長髮還有那半睡半醒的俏麗臉龐,看到美女這件事情,不論什麼時候,總是能讓我的心情好上許多。
 
但平時都會佔據這裡的她,今天在我醒來之後,卻是沒有看見人影。
 
看了看旁邊小桌上的電子鐘,這時候也不過是接近下午五點,太陽才正要開始隱藏在天際線。
 
赫然驚覺,整個學院安靜的讓人害怕。
 
我看了看四周說:「這不科學......」就連自己的聲音也都被我刻意壓得很低,明明附近一個人影都沒有。
 
「我應該是醒了吧......還是波奇那傢伙又惡作劇了,明明就只是一台電腦。」我不確定的看著四周,還摸了摸床和牆壁,確定是真實的,但這只是讓我感到更害怕而已。
 
我嘗試的走下床,雙腳雖然踩著地面,但感覺上還是有一點虛感。
 
緩緩的往外走去,雖然學校本來就只有幾班,但是一個學校能安靜到這種程度,幾乎是不可能的,畢竟這不是一個為了升學的學校。
 
趁著四下無人,邊走邊舒展著身體,畢竟剛恢復,這種無力感很令人厭煩。
 
經過教室的時候,更覺得不對勁了,因為教室裡,桌椅混亂,彷彿有人在裡頭扔桌扔椅,而且學生都不見蹤影,有幾扇窗戶還破裂。
 
「這學校不會有什麼恐怖攻擊吧,又不是笨蛋。」看著破碎的窗戶,牆上有不少刮痕、破壞的痕跡,也有大面積自然元素爆發後的痕跡。
 
走到窗戶旁,這時,看到外頭有點動靜,不曉得為什麼,我選擇蹲下隱蔽。
 
一排人,中間有六個是學生,但其中一名學生,被另一個男學生背著,似乎昏了過去,每個學生雙手都用鐵鏈鏈著,前後各有一名我從未看過的校外人士,手上各持著一把槍。
 
因為距離太遠,所以不曉得他們再說些什麼,但從最後那人粗暴的推擠動作,這絕對不是什麼校內教學。
 
「看來還真的是什麼恐怖攻擊之類的。」
 
「其實不能算是恐怖攻擊,我們只是把學生集中而已,畢竟王女目前還沒找到,可是被你那優秀的D班,不曉得帶去哪了。」熟習的聲音從後面傳來,我嚇了ㄧ跳。
 
我緩緩轉頭,看到梁又良站在門口,教室外還站著另外三名未看過的人士。
 
「真的沒想到,你竟然這麼快就能下床走動了,按照那名魔法師所說,你也得睡上一兩個星期。」
 
「那真不好意思,這個世界似乎不太希望我錯過這一場,所以讓我提早醒來了。」我站起身後,警惕的看著對面四人,四人進教室後,就將我包圍起來。
 
梁又良面帶微笑說:「其實對你來說,這並不是件好事,如果能夠繼續睡下去,至少我把你殺掉的時候,你不會有絲毫的痛苦。」
 
「這一切都是你做的?」
 
「是,也不是,畢竟要爭奪王權,僅僅有一個最強,是沒有用的,最強讓那老傢伙去做,權力給我們就好。」
 
「整個梁家的計畫,就為了權力,進攻學院?」
 
梁又良揉著太陽穴說:「我們的目標可不是攻擊學院,學院可是面對人偶的武器,我們的目標只有王女,如果學院能夠乖乖交出來,不就沒有這些多餘的事情了嗎。」緊接著說:「當初以為讓你這廢物當專任老師,然後把王女留在A班,就能簡單的把人帶走,還可以將所有的問題扔在你和格英特那小妞頭上,沒想到王女既不在A班,又沒有一直和格英特小鬼有著良好的往來,更沒有想到,D班好客的程度,讓碧薇琪始終沒有單獨一個人的時候,當然,你和D班的好感情,也是意外,因此,我們只能這麼做了,控制整個學院。」
 
梁又良頓了ㄧ下後說:「對了,你一定再想之前那特殊魔法師和校長怎麼了對吧,特殊魔法師,早就趁機宰掉了,愛爾莎校長,我們可是派出不少人去關照了。」說完還聳聳肩。
 
「那群老師不可能跟著你鬧吧?」
 
「我當然有我的手段......」
 
「說完了嗎,廢話真多。」這時一名男子出現在門口,留著雞冠頭髮型的男子,不悅的插話。
 
梁又良聽到後,不但沒有生氣,反倒是低下頭說:「抱歉。」
 
接著那名男子,走到前面,推開梁又良,冷冷的盯著我說:「碧薇琪人呢?」他的上衣穿得很鬆垮,我很輕易的就看到了他的胸口,但我馬上就撇開,我的性向可是再正常不過。
 
我糾正的說:「做為普通老百姓,尊稱一聲王女會比較好喔。」
 
對方沒多說,只是默默走到我面前,一拳打在我腹部,我痛的跪倒在地。
 
「只不過是運氣好的小鬼而已,而且有氣喘那先天的毛病,本來就只是被拿來當作其他王儲的保護傘而已,還什麼王女,別笑死人了。」說完又一腳踢在我側臉,我整個人趴在地上。
 
但對方不罷休,還不斷的踩著、踹著,直到有人上前拉著。
 
「波利斯,好了,好了,別浪費時間了。」
 
「哼。」
 
「喂,良小子,要殺了嗎?別在閒話家常了。」
 
「抱歉,那就殺了他吧,看來他也不曉得王......碧薇琪在哪。」這對話,彷彿把我當作一袋垃圾一樣順手丟掉。
 
我睜開眼睛,只看到四人走到我身旁,揍我的那人,已經離開教室了。
 
梁又良手上竄出一顆火球,其它三人也紛紛用出了自己的魔法。
 
「最後有什麼想說的嗎?」梁又良那張開心的臉,讓我真的很想揍一次。
 
我給了ㄧ個大大的微笑說:「你們這梁家,真的是良莠不齊。」
 
「放心,這次沒人可以救你了。」攻擊迎面而來,儘管睜著眼睛,但我現在又回到,波奇所在的那塊大草原。
 
看到波奇盯著我,那雙沒有瞳孔的雙眼,我說:「別用那種眼神看我,我也不是笨蛋,我可是馬上發動兵人模式了。」
 
波奇搖搖頭說:「是啊,就在快要死去的時候。」
 
「這樣它就只會注重在恢復上,就沒那個時間跟我搶掌控了。」
 
波奇點點頭說:「哦,這也不失一個好辦法,只將它拿來當作恢復用。」
 
我走到鐵箱子旁邊,看著鐵箱子說:「這頭野獸可是麻煩的很。」講完之後,我回到了房間,那些人已經離開,估計認為我死定了,而我現在一絲不掛。
 
起身坐著,環顧四周後,我嘗試用力握緊雙手,肌肉傳來的力量,遠超乎之前,被恢復後的身體素質,比先前更加強大,看來修復的部分非常多,多到可以順便改造了。
 
外頭現在,已經黑夜,太陽再身體恢復期間,已經完全消失,現在掌握天空的是皎潔的白月和點點星光。
 
「咦!」我試著遮住左眼,再遮住右眼,卻能看到遠處的大樓上,有學生和校外人士戰鬥著。
 
「也強化太多了吧。」那棟大樓離現在我所待的大樓有一大段距離,而且中間還隔著一大片樹林,但我還是能清晰的看見,只差沒辦法聽到而已。
 
「不......」我急忙起身看有沒有可以給身體遮蔽的衣物「這不是佩服自己身體的時候,那邊得去幫忙啊。」
 
最後,我教室後方的學生櫃中,找到一條褲子,儘管沒有其他,但總是能遮一下重要部位。
 
穿好之後,我就往外跑去,這次和剛剛不同,全身充滿了力量,就算突然遇到敵人,也有信心瞬間制服,當然,在那之前,還是得先熟悉一下,這充滿力量的身體。
 
跑著跑著,就看到有人持槍背對著我,我笑了笑。
 
此刻奔跑,因為沒著鞋子,因此跑起來幾乎沒聲音,我想起那個特殊的加速方式,瞬動又或者叫做縮地,因為太過快速,就像是地面往後縮的樣子。
 
不過我的方式或許有些微不同,平時我跑不就有指用前腳跟著地的方式,如果要突然加速,我會將腳掌整個踏上地面,能夠施放的力量更加的大,因此我的應該叫做爆步,每次一用,就會有炸開的聲音。
 
施展爆步之後,我視線裡的場景,變得模糊向後方快速移動著,這麼短的一段路,對方的頭只向後方轉了一點,我就已經在他頸部,快速的敲了ㄧ下,並且越過,這不到五十公尺的路,我僅僅一眨眼就過了。
 
我速度減緩的時候,他才開始倒下,速度之快,更甚以往,讓我非常驚訝,這已經超乎我以往體驗過的速度,就算是騎機車,也沒膽子這麼快過。
 
「該不會是越死越強的模式吧,事情結束後一定要找時間問問波奇。」
 
離開大樓之後,眼前就是一大片樹林,我實在想不通,為什麼要再教學樓之間,弄這麼一片樹林。
 
突然,眼角閃過一道光芒,我馬上轉折換方向跑,下一秒槍聲在瞬間響起。
 
不停的轉換方向,不停的改變方向,就是為了閃避那一聲聲響起的槍聲。
 
對方的準頭比我想像還要準,但是對方並不朝身體,更不朝頭的方向開槍,完全省略了各個致命處,就只針對我的下肢,奔跑的雙腿射擊。
 
直到我進入樹林,他都沒有半槍擊中我,最靠近的一槍,也只有從褲身旁擦過,留下一道破損的痕跡。
 
躲在樹後,我小心翼翼的喘著氣,彷彿遠處的他會透過聲音發現我的位置。
 
「哇賽,這隨心所欲的感覺超棒的。」我興奮的差點大喊,身體彷彿少了好幾個綁在身上的鉛球,輕盈的快要能飛起。
 
小心翼翼的探出頭,看向猜測的開槍位置,但才探出不多,碰的一聲,我身後躲避的樹幹上,就被打中了一槍,木屑四散。
 
「嘖,還真是執著的傢伙。」我壓下興奮的心情,想著如何解決。
 
「反正都是戰爭了,對這個世界,或者對人也都一樣了,但不能對我的學生啊,那可是我在這世界上,剩下能夠認真的目標啊。」看著手掌,胸口上此刻出現一串莫名的文字。
 
「那時候能看到那魔法,真是太幸運了。」緊接著,我走出身後的遮蔽物,一聲槍聲響起。
 
而我手上燃起熊熊的青藍色火焰,大吼:「火拳!」
 
眼中,一顆子彈已經出現在我拳頭前,而我揮出的拳頭正對著那顆子彈,原本只有拳頭大的青藍色火焰,瞬間變成吞噬一切的焚天大火,掩蓋住我眼前所有的可視物。
 
火焰退掉之後,沒有想像中,被燒成焦黑的樹林,只有一片被凍結的世界,從子彈之後,所有的東西都被凍結,彷彿整個空間都停止不動一樣,而我也在某棵樹上,看到了那睜大眼睛,準備跳下逃跑的槍手,不過現在的他,已經沒有能再繼續動作的機會了。
 
「這魔法真夠危險的,希望不會再遇到那個人了。」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新世界,我只深深覺得:「爽!」
 
結束這邊之後,我又趕往了之前看到戰鬥的地點,也順便逃離這個,之後會被人找上的地點,這麼一大片被青藍色凍結的世界,想不引起別人注意都難。
 
到了印象中的地點的時候,戰鬥已經結束了,現場只留下一灘血,什麼人都已經離開了。
 
「慢了一步啊。」四周有些彈孔,也有些被削過的痕跡,僅此而已。
 
我衝上頂樓,環顧著四周,這棟樓是這學院的最高樓,上面同時還有著教師宿舍,只不過不是我住的教室宿舍就是了。
 
終於,我看到有一排押著學生的隊伍,那隊伍的走向,是往集合點過去。
 
集合點,顧名思義就是集合的地方,集合後要出發的地點,便是學院銜接著的地方,同時也是學院一年一度的對抗場的打獵區——阿里山,以阿里山整個自然生態區作為整個比賽的場地,在其中競賽著。
 
不過我可不認為,他們會想開門到那邊去就是了,因為他們的目標,也不過是碧薇琪而已,控制學生,只是一種必要的手段。
 
「但其他老師到底去哪了?」集合點只看到穿著制服的學生,沒見到半個老師。
 
轟隆一聲,巨大的爆炸聲響在遠處響起,橘紅色的烈焰,化做長柱,聳立在遠處。
 
「火焰的元素魔法,能夠施展成這樣,對方很強啊,不曉得對手是誰,能不能招架的住。」雖然我是在擔心,但更多的,卻是躍躍欲試,甚至有點想放開手,大鬧一場的感覺。
 
「有點不太對勁......」我摸了摸自己的臉龐,對於自己在第二次藉著兵人模式復活後,那比先前更加渴望戰鬥的心情,感到有點擔憂。
 
自己似乎越來越靠近,那藉著慾望活動的形態。
 
「向著強大成長的同時,也面臨著失去自我的掌控嗎?」
 
是的,或許一開始很擔憂,但現在的我,還需要擔憂什麼,我只需要將我的學生保護好,其它,那可跟我無關。
 
我深深的吸一口氣,將其他都拋至腦後,現在的我,只需要記得的是,保護我的學生,保護碧薇琪。
 
想開之後,我邁開腳步,往漸漸消失的巨大火柱跑去。
 
途中又一次穿過樹林,才剛出樹林,便遇上戰鬥,對方的目標並不是我,而且這戰圈是從,剛剛看到的火柱那圈所延伸的。
 
戰圈之中,被包圍的人,則是醒來後,就一直沒看到的宋道一。
 
看到他手上拿著,斷一半的中國劍,我便知道為什麼宋道一遲遲拿不下勝利。
 
帶著愧疚,我走了出來,直接出現在旁邊,讓包圍宋道一的敵人,得分神注意我,而我這麼做,也確實的達到了我要的效果,對方不斷的分神看向我這邊,宋道一的壓力大減。
 
而也是如此,我看到了金宇在其中,那是全校唯五名的戰鬥教官之ㄧ,沒想到,他竟然成為了幫兇。
 
「金宇老師,你真讓我失望。」宋道一盯著在旁邊緊張的他,尤其是在看到我出現後,他更加的手足無措,原本僅負責施放騷擾的魔法,也是他的固有魔法——風鋸,帶有鋸齒狀的灰色圓盤子,因為過度緊張,反倒造成自己方的麻煩。
 
場中的某個人,先是差點被風鋸割到腿,又差點被宋道一的斷劍扎傷眼,不爽的大喊:「你這白癡,如果不會射,就別再射了。」
 
不曉得是不是已經緊張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,還是已經沒力,一聽到那人大吼,金宇竟然真的停下施放。
 
看到這情況的我,就連我這旁觀者,也有點驚訝,已經不曉得他到底是在幫哪邊的。
 
但我馬上回神,趁這個時候,施展爆步後衝了過去,金宇看到我往他跑去,不但沒有迎戰,反倒是轉頭就跑,讓我更傻眼。
 
一名堂堂的戰鬥教官,不戰鬥,反倒轉頭就跑,而且速度比我慢上許多,這下場很明顯,我超過他,壓低身體在他面前急煞,然後直接朝他的腹部重重一擊,他往前衝的速度,再加上我反方向的力氣,他整個人騰空飛起,還沒落地就能看到,他已經口吐白沫,昏死過去。
 
看向場中,還有七個人,這七個人每個人都帶有自己的小心思在,以至於宋道一都還能堅持的撐著不敗,甚至不太會受傷。
 
靠著偶爾動用的風走,對付這些人不是問題,如果武器之前沒被我用壞,說不定早就結束了,不至於還要打到我面前。
 
不過我決定,還是得提早解決眼前的戰鬥,我走到金宇身旁,毫不猶豫的撕開他的上衣,然後看向胸口上的程式碼。
 
轉過來之後,我將手舉高,一個灰色帶著鋸齒狀的圓盤,就浮在我手掌心上,不停的旋轉著,並發出疵疵的聲音。
 
這讓場內的所有人,配合之間出現更多的漏洞,有的人訝異的是我用出和金宇相同的魔法,但更多的人,則是緊張頻頻的看向我。
 
因為我複製的魔法都只能用過一次,因此,能把魔法催到極限再扔出,就是最好的作戰方式,我手上的圓盤越轉越大,越轉越大,就像是在充不爆氣球一樣,已經大到連宋道一都開始緊張了。
 
然後,扔出......
 
啵!
 
就在扔出的那剎那,圓盤就像是氣球破掉一樣,我連傻眼的時間都沒有,大量的狂風一瞬間從中釋放出來,正面朝我衝擊,整個人彷彿在坐雲霄飛車,只不過是倒退著走,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了下來,不過我並沒有受到任何傷,只不過這結局讓我有點意外。
 
「我還以為能夠一直催下去。」抬起頭看去,所有的人都倒在地上,雖然沒受多少傷,除了少數一兩人沒有動彈,其他人還能坐在地上,只不過雙眼有點茫然。
 
看到宋道一坐在地上,對於突發狀況也有點茫然,不曉得發生什麼事,我急忙大喊:「道一,快上。」而這場戰鬥,就這麼莫名其妙的結束了。
 
「呼,你可真是幫了大忙啊。」但宋道一面帶微笑對著我說,儘管最後我的幫忙令人啼笑皆非。
 
「至少我終於遇到人了,真的像梁又良那傢伙說的,那些傢伙跑來就是為了抓碧薇琪是吧。」
 
宋道一皺了眉頭說:「是嘛,他是這樣跟你說的?」
 
我無奈的回:「權力什麼的,很煩啊。」但宋道一明顯知道的與我不同,我反問:「怎麼了?難道不是?」
 
「唯一王的寶座已經坐實,而且歌德王室的影響力,早就不是抓走王女能夠改變的,但有一個是能夠改變的......」
 
「什麼東西?」
 
「掌控對魔學院的多寡。」
 
「掌控對魔學院的多寡?你是說梁家想掌握住多間對魔學院?」我不能理解的問:「這有什麼好處嗎?」
 
「現在的歌德對魔學院,儘管校長是梁家家主梁天應,但所有人對於歌德學院的印象,只有那高高在上的歌德王室,院長反倒像是魁儡一般,所以,估計梁天應想做的,就是不斷增加自己能掌控的對魔學院數,最後弄出一個,能夠將學院和王室完全分離的私密條款,王室做王室的,學院做學院的。」
 
「等等,雖然這時候問這個有點怪,但是,我想目標不都應該只有魔女的人偶嗎?」
 
宋道一冷冷的說:「當人類有了能力面對災難,那麼就只剩下慾望了。」
 
「切,那麼他們這次的目標......」
 
「當然只有她,冰之女王——愛爾莎.伊芙麗特,碧薇琪,只不過是可有可無的目標而已。」
 
一聽到這個,我反倒放鬆了下來,癱軟在地的我說:「是愛爾莎啊。」
 
看到我的反應,宋道一反倒有點愣住。
 
「如果是她,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。」
 
「梁家可是派出了相當多的精銳......」
 
我揮揮手,宋道一口中的精銳,就像是蟲子一樣,我說:「再多精銳也沒用啦,她的強,可不是靠人多就能抵抗的。」
 
聽到我這麼說,宋道一也只能相信,畢竟在其他人的眼中,我跟愛爾莎的關係,一直不清不楚的。
 
既然知道愛爾莎不會有什麼問題,宋道一問:「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?」
 
「這還用說,當然是先確保D班沒事啊。」
 
閒聊完後,宋道一知道碧薇琪和D班去的位置,我便跟在他身後,往那方向奔去。
 
但,現在學院已經是戰場,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情、出現什麼人,一點都不奇怪。
 
就像現在眼前的波利斯.梁,我記得他的名字,那個一點都不把我放在眼裡的傢伙。
 
「波利斯.梁?」宋道一警惕的看著他說。
 
「你認識他?」
 
「不,但是他挺有名氣的。」
 
「有名?」
 
「對,更正確來說,應該是,惡名昭彰,要不是姓梁,梁家的本家後代,犯過的罪刑,早就足夠判好幾個終身監禁了,或者說根本早該死刑好幾遍了,沒想到這次梁家竟然把他派出來。」
 
波利斯冷冷的看著我們兩個,並不在乎我們討論的對象是他。
 
「喂......」波利斯叫了我們兩個,用手指著遠處說:「那邊紫色的是你們用的?」
 
「紫色的?」我們兩個同時看過去,波利斯指的地方,是之前我用他的魔法所燒過,已經靜止不動的地方。
 
「拿劍的傢伙,你的魔法不是這個,那麼就是你了。」波利斯冷冷地看著我,然後皺起眉頭說:「我似乎在哪看過你,你應該已經死了才對吧。」
 
聽到波利斯這麼說,宋道一也看向我。
 
「或許吧,但我現在活著,對吧。」
 
「切,那些廢物,四個人都殺不了一個人嗎,果然是偷生的。」
 
「道一,你先走吧,看來這傢伙,得有我對付了。」
 
波利斯無所謂的說:「讓他留下來也沒什麼,反正我兩個都會殺了,不,這個學校的所有人,我都會殺了。」
 
「為什麼要這麼做,你們的目標只是抓人而已吧。」
 
「你說錯了,那是他們的目標,可不是我的目標。」
 
「切,你先走吧,我來給他上一堂課吧。」
 
宋道一依舊警惕著對方說:「你一個人沒問題吧。」
 
我鬆著雙手的骨頭說:「放心,我會讓他哭的。」
 
宋道一離開之後,我盯著波利斯說:「來吧,我們來好好上一課。」

傘重一字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