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波利斯,同時做了相同的動作,衝刺,近戰。
 
我和他的拳頭,不斷的互相撞擊,在空中不斷打出啪啪啪的響聲。
 
他的表情,明顯很訝異,但我的內心,也一點都不平靜。
 
他的拳頭,我能看的一清二楚,速度不慢,但也不快,恰好是我能夠看得到,然後,伸出手,也能捕捉到的位置,因此,我想試試。
 
試試我現在能夠揮拳到哪個程度,而波利斯似乎也不打算用魔法,一次把我轟成渣,讓我有了充分嘗試的時間。
 
拳頭不斷的轟出,不斷的和波利斯的拳頭相撞,我承認,我的確很熱血,但是以前的我再怎麼熱血,更逃不掉,我喜歡當個宅宅的天性,至於那些拳法單純只是因為看電影,好奇而去查,然後嘗試的跟著做做姿勢而已。
 
就像有些人會好奇槍枝而去查詢,有的人甚至會買零件來組裝,儘管是假的,但就只是好奇,壓抑不住心中那份好奇心。
 
只是,往往這份好奇心,都有著一股熱血在後面推波助瀾,如果沒有,怎麼可能真的去查詢、去實踐。
 
而現在的我,完完全全的將這份熱血,完完全全的使之沸騰,成為我戰鬥的推進器。
 
又一次對撞,這次我整個人被作用力推的,倒退好幾步。
 
波利斯的力氣,竟然能夠凌駕我之上,我敢保證,剛剛的我已經揮出全力。
 
我甩著發痛的手,看著波利斯。
 
波利斯轉了轉手臂說:「還不差,再來陪我玩玩。」
 
「嘖,如果只是玩玩,就別讓你的拳頭紅腫啊。」我指了指他紅腫的拳頭嘲笑著。
 
不過波利斯完全不理會我,只是又朝著我衝來,這次我雙腳站穩,繼續迎接他的拳頭,拳頭和拳頭間的互相碰撞,熱血硬派的作法,我一直以為只能在電視中看到,沒想到好久以後的今天,我成為了主角。
 
這次,我開始加入了一些自學的拳法,永春拳的日字衝拳,還有一些太極拳的卸勁方式,八卦掌的擺步和扣步,八極拳的弓字衝拳、轉身跨打、衝捶,只不過因為是非常初學者的姿勢,最後臉上被狠狠的揍了一拳,整個飛了相當遠的距離。
 
「靠,果然還是不如靠單純的拳頭嗎?」
 
揉著被打痛的臉頰,看著輕鬆面對,毫無表情的對方,深深覺得自己的實力,比想像中的弱小許多,完全是因為身體素質被強化,陷入了自我感覺良好的心態中。
 
緊盯著對方說:「作為一名魔法師,你的力氣也太大了吧。」
 
「只靠魔法,實在享受不了殺人的快感,難道你不覺得嗎?」
 
雖然見面不久,但還真是第一次看到這傢伙笑,雖然笑起來並不好看,而且笑的點不太對。
 
「一點都不覺得。」這次換我主動進攻,這次不只是拳頭,我連腿都用上,兩個人再一次纏鬥再一起,這次我將一點卸力的方式帶了進去,也就是,並非拳拳十分力,讓波利斯不經皺了眉頭。
 
效果比我想像中還卓越,波利斯似乎因為不能盡興,表情越來越不耐煩的臉色,我笑著說:「看來你很習慣打架啊。」
 
「耍小手段。」波利斯不滿的說,隨即身體呈拉弓姿勢,手化做箭矢,像我襲來。
 
原以為只是普通的重擊,正想著用拳頭硬碰硬,直到我看到那一閃而逝,青藍色的光芒,馬上硬是將拳頭的方向,往下打去,整個人也跟著下壓。
 
波利斯的拳頭,從我背上擦身而過,但緊接而來的,卻是一陣冰冷感,那幾乎要將我的背完全凍住的冰冷感。
 
完全沒辦法忍太久,我馬上向旁邊滾去,藉此拉開兩人的距離。
 
向肩膀看去,擦過的地方,覆蓋一層紫色的結晶,被覆蓋的身體部分,傳出陣陣的酥麻感。
 
抬頭望去,則是一片,被紫色結晶覆蓋的世界,世界中的一切,完全不能動彈,彷彿時間被人刻意固定。
 
「哼,真是讓人討厭的魔法,如果魔法能換,我更希望能換成火球那樣純粹的魔法,賦予對方痛苦,賦予對方毀滅,這樣的魔法,才叫做魔法啊。」
 
聽完波利斯自言自語的嘮叨,心中莫名起了一股小火,大吼:「放屁!」
 
波利斯沒料到我突然大喊,愣了一下後,冷冷的說:「你說什麼?」
 
「我說放你的狗臭屁啊,耳聾啊!」我起身後,指著他再一次大吼:「魔法才不是那樣的東西!」
 
「哼,不然你說說,魔法應該是什麼樣的東西。」
 
「魔法......魔法......魔法應該是帶給人安全,有著保護力量的東西,而不是你說的那種,那根本只是武器。」
 
「原本那些傢伙,給我們魔法,就只是讓我們擁有對抗的武器而已,什麼保護,都只是你一廂情願的幻想罷了。」
 
無話可說,我完全無話可說,對他所說的,的確無法反駁,魔法這兩個字,只不過是我們強加註在程式碼上的好聽詞彙,原本的用途,就只為了,讓我們人類,有對抗的辦法。
 
更別提,屬於我自己的那個魔法,那也根本不叫做魔法。
 
「但是......只要我們認為是用來保護、用來守護他人安全的,就行了!」
 
「不管是未來,還是過去,最終勝利者才有資格說力量是什麼,想跟我探討力量,先贏了我再說吧。」波利斯的右手,燃起青藍色的熊熊火焰。
 
「最後我還想問問......」
 
「嗯?」
 
「明明就是青藍色的火焰,為什麼會變成紫色的?」
 
「無聊。」波利斯手中的火焰,燃的更加巨大,接著向我揮擊,青藍色的火焰,化做龐大的火焰巨浪,朝我襲來。
 
看著火焰越來越近,越來越近,直到火焰已經在我眼前的時候。
 
我低聲的說:「發動,兵人模式。」
 
程式碼,彷彿甦醒一般,熊熊的燃燒並興奮著,但並不是來自胸口的,而是心中的那串程式碼,那串只有在意識的深處才能看到的程式碼,那串不會被任何人看到的程式碼。
 
隨即,一股熱流流遍全身上下,就像是在浸泡溫泉一樣,全身冒出白煙,接著身體皮膚上出現刺青,就像是有電子再全身的神經中跑動一樣,隨即全身上下,不論是哪個部位,全部覆蓋一層白色的鱗片,雙手變成爪子,整個頭變得像是顛倒的梯形橢圓柱體。
 
沒有像是眼睛的地方,卻能夠看清四周的環境;沒有耳朵的器官,卻能聽清楚四周聲音;沒有鼻子的部分,卻沒有一點呼吸不良的感覺。
 
沒有任何的五官,只有雙手,雙腳,頭部像是戴著一個頭盔,雖然全身是由鱗片組成的,但卻像是一圈圈的繃帶所包覆住。
 
這就是屬於我的魔法,兵人模式,是被波奇選上而擁有的專屬魔法。
 
之後,火焰掩蓋,我的四周全部被紫色的結晶所包圍,波利斯的表情多了訝異,看到我緩緩在火焰中往他走去時,他的訝異,已經轉變成不敢置信。
 
兵人模式,有點像是魔法體系中的武裝系,但他和武裝系最大的不同點在於,免疫所有元素魔法,也就是和元素有關的魔法,完全免疫,除了物理攻擊,在這個模式下,完全沒有能傷害的非物理攻擊。
 
「你的魔法,已經沒用了。」雖然沒有嘴巴,但我還是能說話,只不過這說話的方式,像是一種波長,直接印入對方的腦海中。
 
「武裝型?整個世界也只有幾個人有,沒想到我竟然在這小島上遇到。」
 
「小歸小,卻包含的比你所知的,還要更多。」如同我想的,就算在別人面前進入兵人模式,也只會被認為是稀少的武裝型。
 
「再來,就靠拳頭吧,走偏路的小鬼。」比剛剛更快,比剛剛更加強大,兵人模式,再提升一倍的身體素質。
 
波利斯的表情連變都還沒變,我已經移動到他的身前,我拳頭揮出去的時候,他的手才正要開始動作,我的拳頭已經接觸他的臉頰,他的手才握緊拳頭,並且手臂才正彎曲。
 
輕而易舉,波利斯被我揍飛了出去,我的身後,只有一地破碎的紫色結晶碎片。
 
「咳,怎麼可能,武裝型,不可能提升身體素質,咳咳咳。」
 
武裝型的魔法特色,是在外表形成特殊的盔甲,但通常盔甲都只會擁有特殊的額外魔法或者特性,和身體的素質強度,並沒有任何關連性在。
 
而兵人模式恰好相反,只有元素類魔法免疫和身體素質再強化一倍而已。
 
我握緊了拳頭,這種輾壓性的力量,真的很容易讓人沉迷,但我怕的是,如果過頭,就會和那時候一樣,淪為發洩情緒的機器而已。
 
波利斯,見我沒動作,沒有徵兆的,就再一次的朝著我,扔出龐大的青藍色火焰,火焰劇烈的燃燒著,宛如要連這天也燒盡。
 
但我什麼都沒做,就只是看著,在火焰超過我之後,我開始緩緩往他走去,在火焰中,和周遭的緩緩被凍結的場景不同,我在靜止的空間中,作為唯一活動的角色,絕對可以稱得上是最佳的影片作品。
 
靠近之後,一樣,雙手握拳,成拉弓姿勢,朝著波利斯施放火焰的手掌,狠狠揍去。
 
劈喀。
 
波利斯的手,傳出骨折的聲響,火焰在這一秒消失,但這還不夠,我對著他,不斷的揮出拳頭,每一拳,拳拳到肉,臉頰、胸口、肩膀......,最後,波利斯躺在地上,我再朝他的腹部,狠狠一拳,將他整個人塞進地面。
 
「啊——」波利斯痛苦的叫著,口中不斷噴出鮮血。
 
至此,戰鬥結束,波利斯應該被我打的還剩下一口氣,但能撐多久,就不是我能管的了。
 
轉身解除兵人模式後我說:「你就給我把自己塞回老媽的肚子裡,重新學過什麼叫做守護吧。」
 
說完之後,我便朝著宋道一離開的方向跑去,但我的目標並不是追上,跑到附近的大樓中後,便停在其中的廁所裡喘著氣。
 
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全身的兵人外裝已經卸除,但這時候,眼睛卻呈現著鮮紅色。
 
「該死的......」我抓著自己的腦袋,盡全力忍受著,那來自心中的憤怒感,不是對波利斯的憤怒還未消退,而是對任何事物的憤怒,就連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都有一股想狠狠揍上一拳的衝動。
 
我緊握著拳頭,因為太過用力,指甲都刺破掌心,血緩緩的流出,臉也不斷在猙獰和放鬆間來回。
 
不斷拍打著四周可以拍打的東西,不斷的強迫自己能夠分神,少一秒憤怒都是一種奢侈,就連廁所門都砸破。
 
十分鐘過去,我雙腿癱軟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臉上一顆顆汗珠往下落著。
 
總算,全身上下傳來放鬆的舒服感,精神也終於從憤怒和理智間,不斷的拉扯中逃脫出來。
 
「該死的副作用。」兵人模式,的確讓我變得超強,甚至不畏懼大多數的魔法,但副作用便是,憤怒會漸漸充斥內心,如果不能好好的宣洩,最終爆發時,便會完全失去理智,成為單純的毀滅武器。
 
之前逃離的那四天,我便是第一次使用,最後,要不是波奇強制介入,我早就連同整個腦袋都只剩下毀滅兩個字而已。
 
「呼。」我起身後,打開水龍頭,不斷用水拍打著臉,讓自己更清醒一點,就怕有任何一點的殘留。
 
「至少拿到那傢伙的魔法了,希望用這魔法,就能解決了。」
 
突然......
 
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起,聲音大到,就連我待的建築物都因此產生晃動,眼前的鏡子都產生裂痕。
 
「見鬼了。」我扶著洗手台,環顧四周。
 
這麼大的聲響,我只有在昏睡之前有聽過一次,那次是路過有人開瓦斯自殺,結果產生氣爆,那威力和聲音,大到我現在都還能記得,當然更記得的是被震暈的腦袋,像是有人有袋子把自己的頭罩住。
 
我跑上建築物的頂端,只看到遠處,不斷有不同的色光忽明忽暗,然後緊接著是爆炸聲響,雖然剛才來得大,卻也是相當明顯。
 
瞇著眼睛看,依舊看不清楚戰圈,只知道,非常的激烈。
 
「先去看看再說。」我急急忙忙的往戰圈跑去,越靠近,越能感受到戰鬥的激烈程度,大量的元素在四周肆虐著,元素化做軍隊,彼此交戰,直到一方倒下。
 
越靠近,四周越是詭異,高溫伴隨著冷氣,烈陽伴隨著暴雨,地動天搖,宛如世界末日。
 
到戰場旁,現場一方有著梁又良,另一邊,則是伊莉莎白所在的學生,兩邊各自施展著屬於自己的魔法,不斷轟向對方,而九本櫻子和蒼井靜香對付著想近距離攻擊的其他人,兩邊打的難分難捨。
 
雖然戰場很混亂,但在眼角的地方,瞥到一個很熟悉的身影,那身影躲的很小心翼翼,就怕被不管哪方所發現。
 
「嗯?麗奧?」我小心翼翼的往麗奧的方向繞去,麗奧躲在一棵樹後面,那棵樹很壯,將嬌小的麗奧整個擋住。
 
雖然不是故意的,但很明顯,我叫她的時候,她嚇了一大跳,甚至差點叫了出來。
 
我摀住她的嘴,看著那被嚇到,而淚眼汪汪的麗奧說:「妳躲在這幹嗎?」這期間,好幾個元素魔法從樹旁擦過,麗奧所在的位置,運氣好到還沒被完全波及到。
 
「老......老師。」看到是我,麗奧心情才緩和下來,接著說:「我......我不敢出去,伊莉莎白就叫我躲在這裡。」
 
「恩......」知道麗奧的個性,倒也不覺得有不妥的地方,但知道麗奧的魔法,卻沒辦法派上用場覺得可惜。
 
「麗奧。」
 
「妳聽我說。」
 
「嗯?」
 
「妳相信我嗎?」
 
聽到我的問題,麗奧沒有猶豫的猛點頭說:「當然,麗娜信任的人,絕對不是壞人。」
 
聽到麗奧的回答,只能說,兩姊妹都是一根筋的個性,只不過一個衝在前面,一個跟在後面。
 
「那好......我只想妳幫我做一件事情。」
 
「嗯?」
 
看著麗奧的那期待的眼神,我說:「可以讓我看妳的胸口嗎?」
 
麗奧的臉瞬間脹紅,但她沒有露出厭惡的表情,或者跑開,只是脹紅著臉看著我。
 
麗奧看到我也盯著她,害羞地低下頭說:「老......老師,在這裡嗎?」
 
「對,要解釋的話,有點冗長,請讓我看妳的胸口。」剛說完,我就將麗奧壓在樹上,隨即,身後一陣爆炸,大量的塵土四散,還伴隨著被我壓著的麗奧的尖叫聲。
 
「快。」
 
麗奧紅著臉,閉上眼睛,咬著嘴唇,緩緩的拉開胸口,碩大的胸部,差點從衣服領口跳出來,但我沒理會那令人養眼的畫面,匆匆的掃了一下,露出來,位在麗奧胸口上的程式碼,我拉住麗奧的手說:「躲在這裡,沒說好,絕對不要出來。」
 
麗奧被我的手拉住時,又嚇了一跳,只有猛點頭。
 
我跑進戰場時,也同時開啟了,麗奧那邊得到的魔法——彈性反射。
 
也就是反射的意思,只不過並不能控制方向,而且只限包覆於自己皮膚身上,也有著一定的承受上限,如果過頭,反倒會將包覆的魔法打破。
 
我的身體上,出現宛如泡泡的薄膜覆蓋著,我毫不猶豫衝進戰場上,面對任何不管來自哪方的攻擊,都絲毫不聞。
 
火球、風刃、冰錐......,各種元素型的魔法在戰場上飛來飛去,有好幾枚同時往我飛來,但我不在乎,因為當那些攻擊觸碰上我身上的薄膜,便紛紛彈開,雖然不曉得會彈去哪,但我不在意。
 
爆炸輕響起,爆步將我的速度提到極限,我整個人衝進敵方陣營,有幾個人,因為沒預料到,攻擊依舊招呼而來,打到我身上的薄膜,馬上就彈開,在自己人的陣營爆炸,反倒造成自己方的傷害。
 
我揮拳,一一打在那些人的臉頰上,運氣好的直接昏過去,運氣不好的,我在對方身上又補上好幾拳,反倒更加痛苦。
 
梁又良看到是我,眼神透漏著不敢置信,馬上向我射出幾枚火球,但火球完全沒有任何用處,除了傷害到自己人。
 
梁又良看到攻擊無效,緊張的大喊:「怎麼可能,我親眼看著你死的!」
 
「你是看到我死,而不是看到我變成灰好嘛。」一拳,又一拳,接近梁又良後,我一拳又一拳往他身上招呼。
 
對於這背叛學院的傢伙,我絲毫沒有打算留手,每一拳用盡全力,要讓他感受到恐懼為何物。
 
額骨、鼻骨、顴骨、鎖骨、肩頰骨、胸骨、肋骨、胸椎、腰骨......,用拳頭完全將他身上所有骨頭的位置,全部打碎,就算沒辦法狠下心,做出殺掉他的動作,但也要讓他下半輩子再後悔中度過。
 
「好好享受你的餘生吧,雜碎。」看著全身癱倒在地上,只能勉強發出啊啊聲的梁又良,心中只有一陣暢快。
 
戰鬥也因為我的介入而一面倒,梁又良不能再戰的時候,戰鬥完全結束。
 
趁著學生,在治療傷患的時候,我到處詢問有關D班和碧薇琪的所在地,但知道的人不多,而且每個答案都不再相同的方向或位置。
 
「啊,真是麻煩,那些小鬼到底把人帶去哪了。」我搔著頭,煩惱的說,雖然之前宋道一知道位置,但那時候並沒有說,因為跟我這路痴說明位置,根本沒意義。
 
「老......老師。」
 
回頭看,是麗奧,想起剛剛麗奧幫的忙,我微笑著說:「麗奧啊,剛剛謝了。」
 
「哪裡。」麗奧的臉變得通紅,害羞的玩著手指。
 
「妳應該更勇敢一點才行,妳的魔法比任何人都還要強大啊。」
 
「我的魔法......」似乎聽到我希望她戰鬥,麗奧的表情變得稍微沮喪。
 
我伸出手,放在她的髮上,用力的搓揉著說:「戰鬥,並不是一定要去傷害對方,保護自己的朋友,也是一種戰鬥,不是嗎?」
 
「恩......」麗奧彷彿看到了新大陸,猛點頭。
 
「老師......」
 
聽到伊莉莎白的聲音,轉頭看像她說:「唷,野蠻小鬼,怎麼了?」
 
伊莉莎白支吾了很久後說:「謝謝。」
 
「沒事就好了......」這時候才想起,還沒問過伊莉莎白:「你知道D班帶著碧薇琪去哪了嗎?」
 
伊莉莎白這才緊張的說:「麗娜她們,帶著碧薇琪往後校去了!」
 
「後校?怎麼會往那邊去。」說完,不理會在後方叫喊的伊莉莎白,我馬上往那方向跑去。

傘重一字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